当前位置: 首 页 >> 媒体农大 >> 正文

【内蒙古日报】白雅丽:寻找父亲白凤翔草原抗战的足迹


添加时间:2016-06-21 17:09:48 来源:新闻中心 浏览次数:

转载于《内蒙古日报》2016年06月21日06版报道  记者:张泊寒
原文转载链接:http://szb.northnews.cn/nepaper/bfxb/html/2016-06/21/content_72261.htm 

  6月19日,父亲节。身居西安的87岁老人白雅丽,愈发思念父亲。
  白雅丽的父亲就是西安事变华清池“扣蒋”行动总指挥白凤翔将军。在抗战的日子里,他率部转战绥远,因官兵身处险境而诈降日寇,成为长期被误解的潜伏英雄。就在一月前的草原之行,白雅丽为殉国的父亲领取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更让白雅丽激动的,是她首次知晓并踏上父亲的殉国之地……
  潜伏英雄获颁抗战奖章 

白雅丽正在看与父亲相关的史料

  5月16日16时40分,呼和浩特白塔机场。87岁的白雅丽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腰板挺直。第一次踏上内蒙古大地,她的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和白雅丽同行的三代人怀着一个共同的愿望——缅怀先辈白凤翔将军。
  80年前的12月12日,白雅丽的父亲白凤翔将军奉少帅张学良之命,在西安担任华清池“扣蒋”总指挥,成为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的重要参与人。白雅丽至今清晰记得,在西安事变前夜,父亲告诉全家人:“明天一大早要是听到枪声,你们就赶紧从东门往城外跑,不要管我……”那时候,出于保密,白凤翔将军并没有向家人透露一丝发动西安事变的信息。直至白雅丽遇到参与扣蒋行动的父亲的副官王国才,被告知“任务完成了,师长没事”,她才知道父亲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5月19日上午,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白雅丽为殉国的父亲领取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1940年,白凤翔将军率部在固阳一带坚持游击作战时,陷入日伪军重围。在全军伤亡殆尽、突围无望的情况下,身负重伤的他为避免无谓牺牲和其他使命,他奉傅作义将军指示进行了诈降……”内蒙古自治区党史研究专家赵殿武说。
  正是因为很多人不了解诈降的内情,70多年来,白凤翔将军饱受争议。“我小时候,只知道父亲是被日寇毒死的,但不知道究竟是咋毒死的。但是有人说我父亲‘投敌’,我就是不相信。我坚信我爸爸不会投敌,因为我爸爸最恨的就是日本鬼子,他一直教育我们‘打回老家去’。”白雅丽感慨万千。
  其实,在白凤翔将军策动部属就地抗日而遇害之时,官媒已经给他“平反”。1942年4月17日,《中央日报》发表了白凤翔将军部下王绳武等人发动的合教抗日兵变通电,周知国人:“绳武等自抗战军兴,愤恨敌寇侵凌,于二十八年九月间,追随先白司令凤翔,潜入敌后,本期率爱国健儿,挺进热河,实行游击工作,讵意行抵武川,与敌遭遇,虽经将士戮力血战,终因众寡悬殊,而被围困。绳武等于千钧一发之际,秉承白公意旨,暂时佯为投敌,待机再图溅血,此时所以隐忍苟活而不即死者,盖有为也。数年以来,绳武等协助白公,秣马厉兵,以充实力量,激励将士,使知同仇敌忾,鹄侯良机。不幸于二月间,白公暗受敌算,致遭毒害,延至八日,遂赍志而殁。临危自知不起,即召集绳武,嘱托后伟,惟以防地辽阔,未能全部如期赶到。时仅国才在侧,白公屏去左右,乃嘱托曰:我受毒已深,恐不能久,今后汝等已不能在敌区潜伏,速率所部,裹我尸体西返,晋谒傅长官。所恨者大业未成,使吾抱恨泉下,汝等当继吾志,勿稍懈怠,勿负领袖、长官及同人之期望,我虽死犹生也,言已而逝。呜呼痛哉。”
  5月19日15时,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举行的座谈会上,白雅丽代表家人向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以及破解白凤翔将军诈降之谜的学者赵殿武分别敬献了上书“尊重历史真相 研究成果丰硕”“求真相千辛万苦 为公平敢于担当”的锦旗。
  “对于我们来说,今天与白凤翔将军后人会面,也是一次学习机会。对白凤翔将军的研究,尚属空白,我们义不容辞对研究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郜良说。
  “在西安事变80周年之际,我们理应给予白凤翔将军以客观公正的评价。”赵殿武介绍他主持完成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课题——关于白凤翔将军抗日殉国史实考证的成果时呼吁。
  “你们不辞辛苦,搜集了大量资料,使我爸爸在抗战中的真实历史得以证实,贡献得以肯定……”在座谈会上,白雅丽含着热泪哽咽发言。 

  殉国之地缅怀英雄
  5月20日上午,白雅丽一行受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自治区政协领导的亲切接见。中午,一行人驱车300公里直奔包头市达茂旗合教村。家人力劝白雅丽留下休息,但她执意前往。过固阳县城后,荒野间起风沙,一行人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与其说合教村是白凤翔将军战斗过的地方,不如说是他殉国的地方。但是,因担心高龄的白雅丽悲伤出现意外,大家刻意只字不提。
  17时35分,合教村到了。
  白凤翔将军诈降后,忍辱负重,被日军委任为东亚同盟军总司令,总部就驻固阳黑教堂(今合教村)。
  “诈降后,白凤翔将军一直有自己的雄心壮志就是直接策反李守信,建立强大的骑兵集团,待到时机成熟将部队拉出,打回老家去。”赵殿武说。他冒着生命危险以东亚同盟军司令部的名义掩护了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傅作义派来的霍刚战地工作团和军统局驻五原办事处的冯兰亭小组开展敌后工作和情报工作,保护了被日军围剿的八路军大青山游击支队绥西部队和绥远民众抗日自卫军第三路、第四路和第八路。1941年冬,白凤翔策划合教兵变,拟将部队拉出。并派老部下徐宗尧代表他携带官兵花名册、枪马册和就地抗日作战计划,同冯兰亭一起去重庆请示蒋介石。其时,蒋介石已内定白凤翔为热察绥骑兵总司令,李守信为副总司令。
  但是,白凤翔将军密谋起事,被包头日本特务机关侦知,日本特务机关趁白凤翔将军到包头治病之机,派特务暗中给他注射慢性毒药。自此,白凤翔将军身体每况愈下,直到不能行动时才被送回固阳合教堂防地。1941年1月22日,白凤翔将军终因日寇毒害在合教堂与世长辞,年仅44岁。
  1942年2月19日,白凤翔将军的部属按照他的密嘱,发动哗变,杀死日本顾问团的全部顾问和全部教官11人,率部奔向后套。这就是著名的合教兵变。
  在合教村,说起合教兵变的旧址,村民都很清楚。在村民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樊家大院与和义公商号旧址处。
  “官兵们护送白凤翔将军的遗体,主力部队往后套开进。日军得悉后,派3架飞机和汽车部队、炮兵部队及蒙古军第八师跟踪追击两夜一天。行至乌拉特中旗刘喜沟时,王绳武、王国才率部与日军展开激战,击毙日军一个小队,缴获机枪5挺,胜利抵达五原,受到傅作义将军的嘉奖。部队被编为第八战区骑兵挺进第二、第三纵队。”赵殿武说。看着合教兵变旧址,大家睹物思人,百感交集。白雅丽禁不住流泪,几个孙辈也无法抑制感情,泪流满面。 

  铮铮铁汉也柔情 

  “我父亲是东北军骑兵第六师师长,他奉命驻扎在固原。阻击红军时,不愿打内战的父亲与红军秘密签订停战的‘四项协议’,声讨国民党当局不抵抗政策,在当时的国民党部队中开了先河。”白雅丽说,在日寇大举侵华的危亡时刻,当时因西安事变被剥夺兵权的白凤翔将军前往南京,主动请缨抗战,他还变卖了自己的全部房产和北京郊区的全部土地,召集旧部组成抗日先遣军,在绥远抗击日寇。他途径延安时,受到毛主席的热烈欢迎。
  在白雅丽童年的记忆里,父亲是个柔情之人。
  “父亲非常疼我们,在北平那会儿,天一黑,我们小孩儿在父亲身边围着,他哄我们玩。”白雅丽记得,父亲左臂受过伤,有个枪疤。她当时很好奇,说:“爸爸,你这儿咋有个肚脐眼呀?”父亲和蔼地说:“这是肚脐眼儿吗?这是伤疤!”
  因为白凤翔将军非常疼爱孩子,白雅丽和妹妹一点儿也不怕他。
  “尤其我妹妹,那时才4岁,调皮得很,她要尿尿非上床不可,她要上床骑着被子尿。我父亲都不厉害(怒斥)她,也不打她。父亲只说:‘这臭丫头,又来干啥!’我老实,父亲更喜欢我。”
  潜伏在敌营,白凤翔将军时刻想着回到抗日队伍中。白雅丽12岁那年,白凤翔将军的副官王国才率部反正回来专门到西安看望将军的家人。“王国才见了我们面就哭了,连声说对不起师长和家人,我没能把师长(遗体)带回来。接着说他们策划反正的时候,我父亲已经病了。父亲去马号看他的马,他就在马号里面向西方,掉眼泪。父亲驻地的西面,是河套地区,那里驻扎着傅作义将军的部队。我父亲不是一个轻易掉眼泪的人,我没见他哭过。副官见他哭,捅了他一下,因为旁边还有监视他的日本特务。结果还是让特务看见了,不久他就去世了。”白雅丽回忆。
  草原之行,是白雅丽告慰父亲之行。
  “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父亲在哪儿牺牲的。我这趟来内蒙古收获很大,知道了父亲牺牲的具体日子和牺牲地点,知道了他的牺牲经过,了却我多年的心愿……”提起父亲,白雅丽情不自禁,又是泪流满面,“爸爸,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的肯定,给您发了纪念章。您冤屈了几十年,现在得到证实,您的亡灵终于得以告慰了!”


 

[责任编辑:彭静]


上一条:【中国新闻网】内蒙古卫计委举办食品安全宣传活动
下一条:【中国新闻网】通讯:香港“爱心大使”北上撒爱:希冀受资助学生反哺

关闭

点击排行
专题推荐